<noframes id="xwraz">

<meter id="xwraz"></meter>
    1. <tbody id="xwraz"><code id="xwraz"></code></tbody>
      <meter id="xwraz"></meter>
      <menuitem id="xwraz"></menuitem>

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“專網通信龍頭”被判賠償53億,創始人賣對講機做到世界第二

        2020-03-13  520

        近日,專網通信龍頭企業、出貨量世界排名第二的海能達,因與摩托羅拉的專利訴訟案被判賠償53億元,這使得其2019年凈利潤由盈轉虧,預計虧損高達47億元。

        01評級展望遭下調

        3月11日,中誠信國際將海能達(002583.SZ)的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面,維持其主體信用等級為AA,以及維持“18海能01”和“18海能02”債項的信用等級為AAA。

        下調評級展望公告

        中誠信國際認為,海能達與摩托羅拉的訴訟案件對2019年度財務報表產生重大影響,導致利潤大幅虧損,資產負債率顯著上升,且未來北美銷售及再融資情況有待關注。

        此外,若法院未支持海能達改判動議或上訴后仍維持原判決結果,賠償金額的支付或將導致現金流的大額支出,但判決時間和金額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。

        據統計,目前海能達僅存續“18海能01”和“18海能02”兩只公司債,總余額為10億元,票面利率分別為6.5%和5.5%,期限為3年期,明年到期但今年年底面臨回售。

        存續債券

        02被判賠償53億

        據官網介紹,海能達1993年成立,2011年登陸資本市場,是全球領先的專網設備和解決方案提供商。專注于對講機終端、集群系統、調度系統、應急通信系統等專業無線通信設備的研發、生產、銷售和服務。

        值得一提是,海能達是我國首個專網通信數字集群標準的核心起草單位,是專網通信行業的龍頭企業,出貨量在世界排名第二僅次于摩托羅拉。

        海能達官網

        從股權結構上來看,海能達的創始人陳清州持股51.64%,為公司控股股東及實控人。

        最終受益人持股情況

        縱觀海能達近年來的經營狀況發現,在營業收入連年增長的情況下,其盈利能力極不平穩,2012、2014和2017年三年凈利潤都出現了很明顯下滑,這是由于銷售費用激增以及毛利下滑所導致。

        歷年來凈利潤情況

        更為糟糕的是,2019年受訴訟案判決結果影響,海能達預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47.54億元-48.54億元,這相當于公司三分之一的資產,十年來凈利潤的兩倍。

        2019年業績預報

        海能達與摩托羅拉的訴訟糾紛還要從2017年說起。

        2017年3月,海能達美國公司和美西公司收到伊利諾伊州法院送達的訴狀,摩托羅拉及摩托羅拉馬來西亞公司起訴海能達侵犯其商業秘密。

        2018年8月,摩托羅拉向伊利諾伊州法院提出增加版權侵權的訴訟請求,認為海能達美國公司和美西公司部分產品侵犯了摩托羅拉的版權。

        在經歷了庭審后,2020年2月14日美國法院陪審團認為海能達、海能達美國公司及美西公司侵犯摩托羅拉商業秘密及版權,應向摩托羅拉支付損害賠償3.46億美元及懲罰性賠償4.19億美元,合計7.65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52.71億元)。

        這并非海能達與摩托羅拉“首次交鋒”。2017年以后,摩托羅拉先后在美國、德國和澳洲等地起訴海能達,并且后者也在國內外發起多次反訴。但目前從訴訟結果來看,海能達顯然處于劣勢。

        截至最新報告期,海能達總資產153.34億元,總負債91.64億元,凈資產61.71億元,資產負債率59.76%已是歷年來新高。

        從負債結構角度看,海能達以流動負債為主,占總負債比例為76%。其中短期借款36.21億元,應付賬款16.13億元,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4.55億元,也就是說其一年內面臨的短期負債已超40億元。

        但是,海能達賬上貨幣資金僅剩8.38億元,不僅較2018年年末減少24%,而且其中1億為受限資金不可動用,因此現有資金對短期債務覆蓋不足,資金敞口巨大。

        另外,從海能達短期償債能力指標來看,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等指標均為下滑狀態,說明其償還短期負債能力在下降。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海能達的存貨和應收賬款持續升高,截至2019年三季末存貨22.91億元,應收賬款接近40億元,存貨和上下游企業對公司資金形成大量占用。除此之外,海能達期間費用規模大,對利潤形成侵蝕。

        由于自有資金不足,海能達非常依賴外部融資。

        在外部融資版圖中除去債券融資,海能達還有4次租賃融資和兩次定向增發。

        在財務彈性方面,海能達共獲得銀行授信額度79.82億元,已使用56.81億元,未使用額度23.01億元。

        銀行授信情況

        總的來看,海能達短期償債壓力較大,流動資金較為緊張,2019年生產經營本來有好轉趨勢,如今卻遇上敗訴被判巨額賠償,如上訴不成功將對公司是個沉重的打擊。

        03“專網通信小華為”

        海能達前身為深圳好易通科技,其創建之初僅是華強北的一個小柜臺門店。

        1984年,陳清州高中畢業后在泉州市紅星無線電廠工作,經過六年的學習和磨練,他對無線通信頗為了解,當上了公司的銷售經理。

        1990年,25歲的陳清州想接觸更多電子科技市場,跳槽至福建省威訊電子公司。但是在威訊電子工作不到三年,1993年他決定自己創業賣對講機。

        海能達董事長陳清州

        上世紀90年代,全球專網通信市場被美國摩托羅拉、日本建伍等老牌廠商所壟斷,國產對講機在市場中基本沒有立足之地。

        泉州一直被稱為“對講機之鄉”,創業之初一直搞測試、生產對講機配件的陳清州,決定和團隊自主研發生產對講機。

        “做出中國最好的對講機”成了陳清州最初的執念。

        陳清州用銷售對講機賺來的第一桶金組建了研發團隊,收集客戶需求,并以此為導向,不斷改良研發產品。

        1995年,中國專業無線通訊的第一臺國產對講機——C160誕生,陳清州開創了民營企業獨自研發對講機的先河。

        憑借著自主研發的優勢,短短3年海能達就拋開了國內同行,成為了國產品牌對講機的龍頭。

        不過,在陳清州看來要做大生意,需要占有更多的市場份額,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海外。

        2004年,陳清州在美國和英國成立子公司;2008年自主研發出專網通信系統;2010年啟動全球品牌戰略并正式更名為海能達;2011年,海能達在深交所掛牌上市。

        上市后,陳清州開啟了大手筆的海外并購,用外延式擴張拓展海能達的產業鏈。

        2012年,海能達收購德國老牌企業PMR,成功打入歐洲市場,并購后憑借PMR出色的技術水平,海能達獲了6.16億荷蘭訂單,取代了原先為荷蘭提供服務的摩托羅拉。

        2017年,海能達先后收購英國賽普樂和加拿大諾賽特,分別耗資6.5億和4.3億元。

        在國內并購方面,2009年海能達收購賽格通信進入地鐵通信領域;2013年收購天海電子進入軍用通信領域;2014年收購南京宙達成為軍用數字集群核心標準單位;2015年收購運聯通布局專網運營。

        也是在這幾年中,海能達的銷售收入翻倍,出貨量排名上升至世界第二,已經成為中國通信行業的獨角獸。

        2012年之后瘋狂的海內外并購擴張,海能達的投資性現金流共計流出77億元,同時形成大量的商譽。

        經過二十多年的創業,在海能達不斷發展壯大的同時,陳清州的個人財富也在水漲船高。

        2018年,陳清州以身價118.7億元在《新財富》排行榜上排名241位,以100億元總財富登上胡潤研究院2月26日發布的《2020年胡潤全球富豪榜》榜單。


        欧美免费人成视频,一道本无码一区,在线欧美特黄不卡,亚洲黄A